Demiguise

周叶可爱的呀。

【周叶】普通生活 24-26

1-2   3-4   5-7   8-10

11-12   13-14   15-16   17-18   19-20

21-23



24.
“管用吗?”
“是管点儿用。”
“心情好些了?”
“我看你看见我倒是心情很好。”
“……嗯。”
两个人透过手机望着对方,一秒钟之后同时笑出来。笑过之后周泽楷又回望过来,叶修在屏幕里没有看镜头,而是偏着头用手挠了挠后脑勺,然后换了只胳膊搁在桌面上,用手支起下巴,假装把视线集中在手机之外的某件东西上。
“傻。”
“说你自己呢?”
“都。”
“你说说你,非要开视频的刚才是不是你?”
“一个巴掌拍不响。”
“嘿真是反了你了——”
“嘿。”
两个人无言地呆了一会儿,叶修开口了:“小周,你什么时候回S市?”
“呃……”
“怎么还犹豫了?”叶修笑问,看着周泽楷移开视线,显得有点踌躇。
“在B市,还有事。”他回答,“后天开始,也许不能……”
每天和你打游戏。周泽楷显得有点低落,没了刚才的笑脸,隔着屏幕都散发出一股不太开心的气息来。被他这么一提醒,叶修倒是才意识到国家队的集训下周一就要开始了。时间紧迫,不管是队员配合还是对新赛制的熟悉都需要在集训的期间完成,同时,还有对十几个参赛国家的选手的研究——怎么习惯性地看到荣耀就操上心了啊……。
他下意识摸了摸手下还很崭新的键盘,手机后面的屏幕上zkyqcy和yxxxjs还停在原地,周围的技能任务消息窗口夹杂着他们认识的不认识的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没来由地在叶修眼前突然变得遥远又陌生。
要不,我再离家出走一回逃到体育总局去怎么样。叶修开始认真思考起躲到集训中心而不被他老爸逮回去的可能性来。他用没拿着手机的手拿起桌上的烟盒,敲了敲,用嘴叼起一根烟来,还没放下烟盒去找打火机,那边周泽楷就问:“又抽烟?”
叶修一愣,回过神来:“噢,我一想打荣耀了就想抽烟嘛,职业习惯。”说罢他有点恋恋不舍地把烟放下,自觉地掏着口袋翻糖。
周泽楷沉吟片刻,说:“有烦心事,也会。”
叶修找糖的手一停,笑了:“那小周说说我有什么烦心事呗?”
“你说,这事不太好说。”周泽楷无辜,借了叶修的话来搪塞。见叶修还是笑眯眯的,一副对自己的关心也不怎么认真的样子,他忍不住又说道:“叶修……你等我。”
“等你什么啊?”明明是个问句,却被叶修说出明知故问的理直气壮来。
一起打网游啊,不然,那就一起——反正你懂得。周泽楷心急,想着以前怎么没觉得和叶修说话这么费劲,正想要张口解释。可转念一想,叶修这样装傻充愣,肯定是有什么还没告诉他的事。
这时候叶修却又不跟他逗了。他轻轻叹了口气,挠了挠头发,对周泽楷说:“行了小周,你呢,先忙你的事。等到有空我们再一起打网游,也来得及。”
我呢,也是时候想想退役以后做什么了。荣耀从生活的全部突然变成了每天偷偷摸摸有空才能做的事,叶修倒并没有觉得多悲凉。决定回家的时候他就有了这个心理准备,今天被父亲一说,也不过是重新印证了一点,所以他不好受是真的,不会一直放在心上跟自己过不去也是真的。叶修觉得自己对很多事无所谓惯了,有所谓的荣耀,因为退役,本来也打算渐渐地变成一半“感情上的有所谓”和一半“行动上的无所谓”。
只是当他接到国家队的通知,当他和周泽楷打起网游来的时候,他意识到连行动上的无所谓也很难做到。所以周泽楷对他说等我的时候,他就想,怎么会是让他眼巴巴地在网游里来等小周呢,好歹哥还是荣耀教科书呢,真没面子。
明明他更希望的是,小周能够等到他。
在国家队的赛场上。

25.
叶父本来还在气头上,晚上的酒会一想到还是和叶修那游戏有点关系的,就想着干脆也别去了。可是碍着叶秋的面子,再加上妻子从午饭之后就有点等不及的样子,他还是不情愿地上了叶秋的车。一路上他和妻子坐在后面,叶秋开车,叶修一声不吭地坐在副驾驶上,身上的西装倒是穿得整整齐齐,还有点人模人样的,乍一看倒是和叶秋看不大出来区别。
本来,如果这个大儿子没离家出走,就凭那脑子和机灵劲儿,做什么会做不成的——偏偏却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好不容易回来以为是改过自新了,结果还是跟家里犟,闹得很不愉快。离经叛道成这样,让身为军人的叶父很是抹不开面子。要是别人问起,哎,叶上将,您家里两位公子肯定也都是一表人材吧,做什么工作啊?他就恨不得把叶修这个大儿子的名字永远和叶家切断联系,可是转过头来,要是叶修真的乖乖回家了,他也还没盲目和冷血到对叶修关上叶家的大门。他看得出来,他的儿子是可塑之才,眼睛里的那股倔强劲儿常常让他想起年轻时的自己。正因为如此,他为叶修骄傲过,也同样地,对叶修没能顺应自己的期望成才而格外失望和愤怒。
他自己脾气不好,又好胜又要面子,知道叶修这一次终于要踏踏实实回家了,他心里是有点欣慰,但是又不好表现出来,好在妻子体贴,知道他脾气,便主动跟他商量着先让叶修回家待一段时间让他好好想想要干什么,继续读书也好,或者跟叶秋学学做生意也行,等到时候差不多了,他们再和叶修好好地聊一聊。
叶秋邀请他们夫妻俩和叶修一同去酒会,他其实对什么荣耀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答应,一方面是想看看叶秋的工作如何,另一方面,他心里也确实想知道,叶修在外面这些年,到底混得是个什么样子——谁想到这一通电话打来,他发现看起来老老实实回了家的叶修,原来还想着这出去打游戏的事。国家队又怎么样,换了个名头,难道就不是打游戏了吗?!

他和妻子两个人跟在儿子们后面,他们到的时间不算早,刚走进酒会的主厅,厅里的声音就渐渐降了下来,靠近门口的人都神色古怪地望着他们一家,不一会儿窃窃私语的声音又逐渐响起来。“那个不是叶秋吗?”“什么叶秋,人家说了名字是叶修。”“怎么有两个叶修?”“他不是退役了吗?”“哎,别说,他万一又回来呢……”……
叶父正觉得奇怪,迎面走来一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身后跟着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眼睛有些怪异,另一个他倒是很快认了出来,是电视上见过的周泽楷。三个人身着正装,手上都拿着装饮料的玻璃杯,而非专用来喝葡萄酒的高脚杯。
打头的年轻人倒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直接对着叶氏两兄弟就问:“你们哪位是……叶神?”
什么叶神?叶秋还一脸迷茫,那年轻人身后的周泽楷就直接朝着站在左边的叶修说:“来了。”说完又朝叶秋点头打了个招呼。
叶修笑呵呵地就接过话来:“小周,来得挺早啊。怎么,楼少,才过多长时间就认不出我来啦?”看着对方不好意思地打哈哈,他也没纠缠,直接又跟周泽楷旁边的人打了招呼:“好久不见了,老王。”
王杰希点点头:“真没想到……在这里能碰见。不介绍一下?”
“别急嘛……我今天这不是作为我弟弟的家属和爸妈一起来的嘛,这我弟叶秋,看也知道是双胞胎。今天他是我们家主角,我就打个酱油。”叶修不紧不慢地说着,完了又往旁边站了站,“这是我父母。爸,妈,这位是楼冠宁,楼氏集团的少爷,和旁边这两位,王杰希,还有你们在电视上见过的小周,都是我的……同事和朋友。”
说到同事的时候王杰希挑了挑眉,楼冠宁咳嗽了一声,接着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只有周泽楷望着叶家人,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母见到儿子的熟人,三个年轻人都精精神神的,看得她心里也挺高兴,主动拉着丈夫问好,叶父碍于场合,也跟他们客套了几句。王杰希和楼冠宁应付这种场合倒是手到擒来,只有周泽楷只是微笑,也不多说话,叶母看见这么个长相帅气又性格安静的小伙子,心里喜欢,就多问了几句,周泽楷就听话地用寥寥数语回答。到了最后,叶母难免心里好奇儿子在玩荣耀的时候怎么样,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没了方才礼貌的笑脸,而是对着两个长辈十分认真地说:“叶修,是一位伟大的选手……”他看向叶父,顿了顿,又说,“否认……不应该。”
叶父心里一惊,不由得对着年轻人话里的意思觉得不舒服,他瞥了一眼叶修,见叶修也是一愣。一边的王杰希看了看眼前的状况,心里有了大致猜测,连忙出来打了个圆场,又拐弯抹角地称赞了一下叶修,最后说和周队还有事商量,引着还想对叶修说些什么的轮回队长暂时离开了。楼冠宁这时候也说父亲就在附近,想带四位过去。
叶修望着周泽楷离开的方向发愣,直到叶秋拍他肩膀才回神,跟着去了。

叶父后来没再和两个儿子一起,而是和妻子端着两杯红酒,在大厅角落休息,一路上他偶尔能听见旁边的人交谈着:“叶神退了役,没想到他弟弟又要来了,还是赞助商。”“没想到叶神的弟弟也年轻有成,他们的父母有这两个儿子应该挺骄傲的吧。”“我倒觉得他父母看起来也有点眼熟……”
被这样谈论,叶母倒是没看出什么不适应来,脸上反而看起来挺高兴,叶父也不好发作,只好站在一边喝酒。这时候一个和他们夫妇年纪相仿的中年人走过来,举着酒杯向叶母打招呼:“想必这位是……文女士和您的先生吧?我女儿弹了很多年钢琴,以前带她去听过您的演奏会,没想到在这里碰见,幸会幸会。”
叶母被人认出了身份也不避讳,笑着点点头,说:“是我有幸。这位是我先生,姓叶,不知您怎么称呼?”
来人答道:“我姓唐,一次机会正好和楼家的公子认识了,今天也是他代替他父亲邀请我过来,我这刚到,就看见您了。”
三个人寒暄了一会儿,不免聊到儿女,叶父不由感叹自己大儿子不太争气,以前弹的琴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时间全浪费在不正经的事情上。唐先生说自己女儿也是这几年没再练琴了,不过她自己喜欢,自己就由着她去。叶父见状,说令嫒一定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很自豪。唐先生点头,说他们最近还拿了个冠军,这还是他们这个队伍组建第一年呢。叶父奇怪:您女儿是运动员还是?唐先生说某种程度上也算吧,就是打荣耀的职业选手。
听了这话,叶父一噎,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唐先生也接着说,他为了女儿,从挑战赛开始每场赛都看直播,一开始真是一点儿都看不明白,后来看多了就知道了,才发现他们这个游戏,根本不是他们这些过时的老头子想的那回事儿,什么战术啊技术啊全都要考虑到,打起来可是一点都不轻松,排兵布阵,职业搭配,技能选择,出手时机,里面的学问可大了。再加上他们那个战队是从草根组起来的,最开始实在是艰难,也没什么工资可拿,还是他们那个队长厉害,一手把这个队伍拉起来,技战术都出奇得棒,听她闺女说是玩荣耀最厉害的人……
叶母站在一边,看着她的丈夫从一开始眼里的不屑一顾到后来逐渐增加兴趣,现在正认真地听唐先生说起那个草根战队的事。她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她的儿子一手组建的战队,也是在他的带领下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冠军。只听了一开始,她就猜到这个姓唐的先生,大概是兴欣唐柔的父亲。听别的孩子的父母夸奖自己的孩子,作为母亲,她不可能不觉得骄傲。
叶父听到最后,还是忍不住问:您的女儿之前学钢琴学的这么好,现在打游戏,难道您心里不觉得有点浪费?
唐先生摇了摇头,说道:我的女儿,当然是让她开心最重要。而且,打游戏何尝不是她的事业?她在她的事业里赢得胜利,拿了冠军,那就是她的成功,那就是她的厉害之处,别人看她,自然也要高看一眼。这和我们做生意的赚了比别人多的钱,和士兵打了一个又一个的胜仗,又有什么区别呢?

后来有人找到唐先生,唐先生也不再方便说下去,就和夫妇俩道了别。叶母看着若有所思的丈夫,叹了气,对他说:老叶,刚才那个唐先生,是叶修那个队里一个队员的父亲。他说的那个队长,就是咱们儿子啊。

26.
王杰希看着周泽楷端着杯子,一直向四周张望,问:“在找叶修?”
“……嗯。”
“在担心他吗?”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不吭声了。
“我看他们兄弟俩没和父母在一块儿,估计是叶修目标太大所以分开了吧。”看着周泽楷脸上明显的放松样子,王杰希笑了笑,说:“我以前还真没听说叶修和你关系这么好。”
“这几天,熟起来的。”
“怪不得。”微草的队长点了点头,“叶修回了家之后,倒是给人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
“感觉收敛了些……反而有点不适应了,今天看见他倒有点怀念以前他还玩荣耀那时候。”
“他没离开荣耀。”
“哦?”王杰希一听,来了兴趣,“最近在打网游?”
既然对方这么问,周泽楷觉得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在国外服务器,我们一起。”
听到国外服务器,王杰希目光闪了闪,说:“说到这个,我想我们俩也没必要互相瞒着……周队也收到邀请了?”
见周泽楷点头,对方又说:“其实这十几个人选,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只是,周队,你觉得叶修会不会……?”
“……没听说。”嘴上这么回答,周泽楷却发现自己还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按道理来说,退役的选手不大可能会被召集到国家队,当时他邀请叶修一起组队,也是简单地默认了这一点,再加上也是一时脑热的邀请,后来就只顾着和对方打网游,这件事就这么不明不白被默认了下来,再没有想过。看叶修那样放不下荣耀,一点都不像是如果能重新成为职业选手,他会不高兴的样子。可是这几天叶修看起来也没有为什么事而格外高兴,反而像是为什么没法说的事而苦恼……诶。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思考着,叶修那样模糊其辞,说不定真的和国家队的事情有关,也许他接到了通知,但是因为家里……他想起自己刚才和叶家人见面的样子,不禁为自己冲动之下和叶父说的话而有些脸红。不过,这件事确实不方便向叶修求证,也许是他自己脑补过多也说不定。他不好问,对方也不好说——还是等叶修自己方便说的时候,再问吧。
周泽楷一面觉得自己想太多,一面又觉得,若这件事是真的,叶修因为家里不同意所以不能去国家队,这难免对叶修和国家队双方来说都是万分遗憾的事,而对周泽楷自己来说……也是。
想到这里,周泽楷有些心烦。他喝了一口饮料,向王杰希礼貌地打了招呼,便离开主厅,往旁边的休息室走去。休息室挺大,除了一些供人休息的沙发,躺椅,还有一架钢琴——正在弹钢琴的人,正是叶修。

叶修听见有人进来,边弹着边抬起头,一见是周泽楷,冲他笑笑,倒也没有停下。周泽楷在离钢琴最近的沙发上坐下,安静地看着叶修微微垂着头,眼睛里闭着,一双漂亮的手在琴键上快速地舞动。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也完全听不出好听来,但只是这样看着叶修,看他专注地弹着钢琴,额前的头发随着身体动作来回晃动,看着他白净细长的手指在琴键上一按一起,如同操作键盘的时候那般灵巧活跃,心里就渐渐平静下来。一曲完了,叶修的双手有力地按向最后一个音,随着他抬头微微后仰,双手向上抬起,钢琴的声音消散在了整个休息室中。
叶修转头,笑着看向周泽楷:“小周,你来啦。”
“知道我要来?”
“能在酒会刚开始不久就跑到这儿来,也就咱俩能这么干了。”
“嗯……”周泽楷一听,不由得也笑起来。这时候叶修起身,从琴凳上离开,问对方:“小周,想不想试试弹钢琴?”
“……知道我不会?”周泽楷问着,却没拒绝,从沙发上起来走过去。
“不知道呗,不过像哥这样又会打游戏又会弹钢琴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叶修示意他坐,自己站到周泽楷身后。周泽楷见叶修向自己身后走去,也一并转头望着叶修,让叶修哑然失笑:“琴键又不在我脸上。”
周泽楷乖乖转过头去,注意力却没办法集中在眼前的钢琴上,他的心脏不知为何加快了跳动,然后在叶修搭上他的肩膀时,咚咚地跳得格外厉害。叶修撑在他一边的肩膀上,然后弯腰在同一边探过头来。
周泽楷屏住呼吸,身体有点僵硬,搭着他肩膀的叶修感觉到了,弯着眼睛扭头,说话时的热气钻进他的耳朵,弄得他痒痒的:“第一次弹琴这么紧张啊?”
“……”是很紧张,紧张得让我有点……想亲你。周泽楷把双手放在琴键上,心想要是叶修再不开始,他就要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际了。
叶修好像听见了他的心声,不再说话,而是又往前探了探,伸了空闲的那只手出来,轻轻地放在了周泽楷同一侧搭在琴键的手上。
“……”周泽楷对叶修此举的深意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但他还是开口说:“搭着肩膀,没法动。”
“那你就别动。”叶修呵呵地笑,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教弹钢琴的,“我来。”
他带着周泽楷的手断断续续地敲着琴键,有时候他只活动一根手指,轻轻点点琴键然后抬起,示意周泽楷照弹,有时候他按着周泽楷的手指一起弹,还有时候两个人手指挤在一个琴键上,不可避免地碰到旁边的键,最后一首简单无比的《小星星》,愣是给弹成了笨拙的四不像。可是这首曲子弹在周泽楷心里,留下的回音却比之前听过的任何曲子都要长远。
叶修轻轻松手,直起腰来,看着周泽楷把手也收了回去,转过头来:“教得……不怎么样。”
“嘿,怎么还嫌弃上了?”叶修佯装生气。
“不过,挺好。”教得不怎么样,不过教弹琴的人不错。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接着两个人就看到门被推开,叶秋探出来,先是露出一副果不其然你在这里的样子,然后一脸无奈:“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你……哥,你快点来,省得我老是要跟人解释我不是你,你说你怎么这么多人找啊到底有没有好好退役啊你——”
“我这不是把舞台留给你了嘛。行了行了,我现在跟你去,要么说哥太受欢迎了呢……”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抬头,只见叶修低头问:“今晚,有空?”打会儿荣耀?
周泽楷点头:“直接回家,有空。”
“行。”他又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那我先走了啊。晚上等着。”
周泽楷答应了一声,看着叶修跟着叶秋出了门。

晚上上线等着你。或者谁先到,谁就先等着。
反正总会来的。


TBC.

考虑了很久还是觉得让唐叔叔来做这个和叶爸爸说话的人最合适。

写到最后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神仙教母秋弟弟说的午夜十二点钟到了灰姑娘叶只好停下和王子周的跳舞提着西装裤(??)逃离了城堡的魔性梗……

快到结尾啦!人在外面更新起来就慢了很多……

谢谢大家的支持^ ^

评论(14)
热度(235)

© Demiguise | Powered by LOFTER